| 首页 | 文化驿站 | 民族风情 | 贵州旅游 | 贵州人物 | 特色美食 | 图片频道 | 黔途博客 | 民族工艺 | ENGLISH |
您的位置:黔途网首页 -> 贵州人物 -> 诸黔传之戴戡传

诸黔传之戴戡传

  戴戡初名桂龄,字循若,号锡九贵州贵定农家子也。光绪五年(1879)生,早年多病,少赴旧治读书,师从郎云程,三年而为秀才。已而家居不易,废学务农。三十一年(1905),以县学附生留学日本,属宏文学院师范科。时留日学生多趋革命,惟戡与蔡锷师从梁启超,入政闻社。光绪末年(1908)回国,任职于河南法政学院,与同乡陈国祥、熊铁崖相颉颃。已而铁崖入云南李经羲幕,荐戡与俱。经羲赏爱之,任为个旧锡矿经理。戡未及赴任,先往湖南水口山锑矿考察,混迹矿工间,短衣草履,背裹糇粮,居月余而不觉其苦。至则襄理云贵两省矿务,敏捷其事,欲输出铜仁之水银,水城之锑矿。会辛亥革命,所谋停辍。奉蔡锷命,办理贵州盐务。时贵州秩序大乱,乡绅致电蔡锷,请代平其乱。又遣戡赴滇,效申包胥作秦廷哭。蔡锷遂令唐继尧誓师入黔。民国元年二月,滇师入贵阳,推继尧为都督,任戡为左参赞。翌年,历迁贵州实业司长、黔中观察使、贵州民政长,与蔡锷携手入进步党,为理事。复明年,迁贵州巡按使。

民国四年(1915),袁总统欲称帝,布爪牙于各省,以龙建章代戡之民政长,征戡为参议院参议。时蔡锷先入京,密语戡,遂不赴任,密谋反袁。是年冬,蔡锷潜出北京,于津门会戡、梁启超、陈国祥、汤觉顿、王伯群、蹇念益等,定护国大计。临行,戡与锷、陈敬铭摄影为志,誓愿成仁。于是南下,几经险地,终至昆明。时袁总统致电唐继尧曰:“蔡锷、戴戡到滇,可便宜行事。”继尧一笑置之,且遣其弟继虞往迎之。锷、戡既至,立歃血为誓,兴纛讨袁。戡任滇府左参赞,随继尧通电天下,名列继尧、蔡锷、李烈钧、任可澄、刘显世之后。刘显世尚狐疑间,戡乃赴贵阳说之,贵州于是独立。继尧遂任戡为护国军右翼总司令,率黔军四千余,出松坎,破吴佩孚部,取綦江。蔡锷叹曰:“能出奇制胜,以少胜多,略地千里,迭复名城,致令强虏胆丧,逆贼心摧。功在国家,名垂不朽。”时军务院创立于肇庆,委唐继尧为抚军长,戡与蔡锷等十一人为抚军。洪宪亦委梁启超为司法总长,蔡锷为陆军总长,戡为内务总长,以冀停战,戡等不受。
黎总统继任,委蔡锷为四川督军兼省长,戡为川东巡阅使。是年,蔡锷以病辞,罗佩金代其督军,戡代其省长,兼会办四川军务。时戡驻重庆,佩金驻成都,雅不愿戡赴任梁启超闻之,遣黄大暹赴川游说父老,戡始得赴成都就任。民国六年(1917),罗佩金裁川军第四师,刘存厚大怒,与巷战于成都,戡观望之。如此数日,梁启超说黎总统,准免罗刘职,以戡兼代督军。
戡既为督军,以张承礼为副官长,蒋方震为参谋长,杜步云为军需课长。时北洋以外,国民党经略华南一带,惟进步党略无兵马,有则戴戡而已,故梁启超、汤化龙为雀跃不已。嘉陵道尹张澜见戡独裁川省,谏其让会办军务职与刘存厚,戡不允。存厚闻而怒,立索饷四十万,戡置之不理。戡令存厚撤出城外,存厚亦不奉命。时川人欲自治已久,视黔军与滇军也同,故戡实不能孚。
张勋复辟,改督军为巡抚,戡立声讨之。宣统遂命刘存厚为四川巡抚,存厚遂率兵攻成都北门。罗佩金作壁上观,正如当初之戡耳。刘显世闻之,立遣师入川援戡。唐继尧闻之,亦令佩金援戡。戡为存厚所围,赖英法领事为调停,存厚开南门纵之,戡狐疑未敢出。戡苦守十三日,终致不支,乃挂印于省议会,乔装突围,出南门,于百里外之秦皇寺为川军吴庆熙部击毙,年三十八。熊其勋、张承礼、黄大暹与俱死,黔军五千人覆没。是役,毁民宅三千余,百姓死伤六千余。
戴戡既死,段总理任周道刚为川督,吴光新为四川查办使,招刘存厚、罗佩金入京。刘、罗未敢抗命,惟熊克武于夔府、万县沿江一带,密布大炮,欲迎击北军,中央乃任其为川边镇守使以笼络之。国务院又追赠戡陆军上将衔,恤银一万两治丧,归葬旧治之大学坡。梁启超坚请严惩刘存厚,声泪俱下,段总理不纳,反任存厚为四川军务会办。存厚桀骜曰:“川事川人可了。”然四川与滇、黔反目已不可挽回矣。
论云:夫蔡锷、戴戡,梁任公之高足,有高誉于当时者也。蔡锷以喉疾死,戴戡以阋墙亡,梁任公之伟略固然可惜,有南北而无三国,不能成犄角鼎足之势,亦民国政局一大变数耳。予闻民国三十五年,国军十八四师潘朔端师长尝致电民盟曰:“吾军苦国共内战,决于海城起义,改称民主同盟军第一军,拥护民盟主张,愿为后盾。”黄炎培不敢应之,兹事遂败。戴戡者与彼有同焉。
作者:夏双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