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首页 | 文化驿站 | 民族风情 | 贵州旅游 | 贵州人物 | 特色美食 | 图片频道 | 黔途博客 | 电子杂志 | 民族工艺 | 本站历程 | ENGLISH |
您的位置:黔途网首页 -> 贵州人物 -> 诸黔传之周西成传

诸黔传之周西成传

  周西成字继斌,号世杰,桐梓富家子也。光绪十九年(1893)生,少入明德学堂,荒于嬉,起从戎。辛亥起事,充杨荩诚卫队,随征常德。荩诚赴京,常德军解散,西成入贵州讲武学堂。居一年,入陆军第六团。护国军兴,随戴戡征川,取成都。明年川军杀戴戡,西成率一营人马突围回黔,始闻名。移驻湘西。
民国九年(1920),卢焘逐刘显世,擢西成为营长,隶窦居仁旅。翌年,调随谷正伦援桂。正伦欲改西成营为警卫,西成怒,率部返铜仁,复归窦旅。翌年,袁祖铭刺死王文华,居仁感愤,欲拥王伯群主黔,王天培、彭汉章、张行玮则拥祖铭,窦部毛以宽、聂凤岗亦率部归袁。居仁愤而出走,交兵权与徐朝光。西成值此隙,以军饷逼营,逐朝光。时居仁弟居康尚在军中,惧而走,西成致电宣抚之。居康返营,竟为西成所杀。西成乃自称旅长,依川军石青阳部,入国民党。
民国十二年(1923),唐继虞挟刘显世入黔,袁祖铭败入川境。西成乃并绿林,横略黔北。已而绿林罗成三密通滇军,反戈击西成,为西成擒杀。遂取遵义。继虞遣张汝骥夺遵义,西成退至綦江,输诚于袁祖铭。祖铭知其有旧于川军,颇疑之,西成乃投熊克武,擢川军师长。未几川军阋墙,西成乘乱攻重庆,掠铜元局,满载而归。已而祖铭与杨森破克武,逐西成入黔,驻赤水。适继虞去职,黔省空虚,西成乃复取遵义,据桐梓,此西成故里也。稍定,复取毕节,自是黔之三四归西成矣。世呼之为桐梓系。袁祖铭见而惧之,与结姻亲,委西成军务会办,兼第三师师长。
民国十五年(1926),中央委西成贵州省长。时北伐军兴,西成以北洋必不能久,乃通洽于蒋公,得贵州省主席,兼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。黔事稍平,西成多用桐梓故人,广积钱粮,整顿吏治,清除匪患,逐日坐大。有洋人献雪佛莱轿车,西成乃通公路于贵阳、桐梓之间,乡民称利,此即故古盐道也。
袁祖铭虽驻川,实贵州共主也。五月,祖铭遇袭于杨森、刘湘,退至黔北。西成恐祖铭回贵阳,乃广出说客,言黔省税收之薄,祖铭信然,遂转战湘西,旋为唐生智所杀。时王伯群、何应钦颇得宠于蒋公,西成恐其返黔主政,遂密结李济深。蒋公遣张道藩、李益之赴贵阳佐西成,西成不悦,竟杀益之。
翌年,蒋公下野,西成忖知其诈,乃说李济深曰:“彼此次下野,或不久复职。蒋之为人,有仇必报。故须趁早布置。自中央党部起以至有关各省,使其倾向公等,不能不共存亡。使蒋即复职,亦已无可奈何矣。”济深然之,会各派于南京,成立国民政府。汪精卫乃携唐生智、顾孟余、陈公博出走武汉,另立中央。宁汉旋交兵,唐生智败绩。张发奎迎精卫于广州,济深恐失广东,竟与精卫、发奎通洽,共反南京。西成蹈济深后,订黔桂之盟,互驻使节,如两国然。
胡若愚、张汝骥交恶于龙云,西成以滇省可乘,故密结胡、张,委毛光翔为司令,兴兵犯滇。黔军连战不捷,有营长名顾万武者投敌,西成戮其家小二十七口。
蒋公复职,委西成第九路军总指挥,欲争取之。又使李仲公说西南三省,皆不得其果。蒋公乃使驻鄂黔军之李燊部反攻贵州,西成击却之,李燊投龙云。蒋公不豫,遂扣押李济深,挟此以令诸侯也。西成乃致电曰:“李任公追随钧座,历有年所,不无微劳。今因到京开会,即被拘留,纵使钧天沉醉,冤雪纷飞;而公道在人,防川匪易,将何以杜天下攸攸之口。”或以其辞过激,以缓发为宜,西成慷慨曰:“成则为王,败则为寇,大丈夫做事,光明磊落,何能首鼠两端?何况李任公遇祸,举国同情,我辈若不仗义执言,则意气何在哉?”
未几,蒋公伐桂,令龙云、李燊陈兵滇黔之边,且致电西成曰:“十万火急。现中央决心讨桂,势在必行。望继斌兄当机立断,通电表示赞助中央,勿稍犹豫,立盼电复。”西成哂曰:“此持刀威吓耳,吾偏不惧。况滇军两师无多,吾意与胡、张并力,同他一战,斩此孽龙。然后联合粤、桂、滇、黔,组织联军,东下讨贼,以纾国难。”
民国十八年(1929)孟春,西成执锐与滇军战,指挥颇混乱。李燊轻取盘县,普安,袭西成于镇宁,西成死于流弹,年三十六。中央委李燊为贵州省主席。
论云:周西成能审势而不智,更不知兵,不足为枭雄。闻其有购枪款项,死不及结算,今尚存于花旗银行,有数亿美元之巨,今已证其为非矣。
作者:夏双刃

在中国近代机制币史上是颇有名气的“贵州汽车银币”。这枚银币是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曾在贵州主政的军阀周西成的得意之作,它在上世纪早期的中国金融货币史上确属一件别具一格的“作品”。周西成于1926年至1929年当政期间,由于连年军阀混战,加上交通闭塞,贵州贫穷凋敝。全省每年的财政收入仅700万银元。军费开支以外,早已是捉襟见肘了。周因此对贪官污吏的惩治尤为严厉,同时,他在整肃治安,整顿金融,创办实业,发展交通等方面也作了努力:修建了贵州第一条公路;创办了贵州第一家机器工厂;购买了贵州第一辆汽车…1929年,周西成购进铸币机器,在贵阳市南郊虹桥,建立了贵州省造币厂,仿铸四川军政府银币和铜币,以此摆脱战乱造成的财政困难。1928年,贵阳至桐梓省道竣工通车,周西成特命贵州造币厂铸造发行贵州汽车银币以示纪念。该银币直径39毫米,重26.2克左右,齿边,成色在78%-79%之间,铸量5万枚。正面上书“中华民国十七年”字样,正中为“贵州银币”四字,中心为“芙蓉花”,下为“壹圆”;背面上为“贵州省政府造”,中间为在草地上行驶的汽车图案,下边为
“七钱二分”字样。草地由28片草叶构成,寓示银币是1928年铸造发行的;汽车前轮12根辐条,寓示一年12个月平安吉祥、如意发达。
贵州汽车银币尤其引人注意的,是它与当时流通使用的银币,有四个不同点:一是有暗记。银币绝大多数没有暗记,而汽车银币在图案的草地中隐藏着由草叶构成的“西成”两字暗记。这是周西成的高明之处,既作了暗记,又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“名留后世”。作为黔地军政大权集于一身的周西成,没有发行自己的人像币,这比同期的唐继尧、陆荣廷、张作霖等军阀当仁不让地发行自己的人像币,显得“谦虚”多了。二是它的汽车图案。贵州的第一辆汽车,是周西成从香港购来的美国福特牌敞篷汽车。由于贵州没有公路,这辆汽车是拆散后,*人挑马驮运入的。银币上的汽车图案即以此车为原形。用汽车作银币图案,是近代银币中绝无仅有的,它与光绪龙、大清龙以及以人物为图案的近代银币相比,确是独出新裁而很受时人喜欢。三是使用了两种货币单位。即采用货币“元”单位,又使用已经废止了的清末货币单位“七钱二分”,这在民国银币中也是仅见的现象。这种不伦不类也反映了周西成虽颇有进取心,但其封建烙印依然十分深刻。四是银币成色不足。民国时期流通的光绪元宝、大清银币、孙中山开国纪念币、“袁大头”及外国的鹰洋、坐洋、站洋等壹圆型开型银币,含银量都在九成左右,而贵州汽车银币则不到八成,显是铸造时有偷工减料之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