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首页 | 文化驿站 | 民族风情 | 贵州旅游 | 贵州人物 | 特色美食 | 图片频道 | 民族工艺 | ENGLISH |
您现在的位置黔途网首页 -> 图片频道 -> 黔城往事 -> 贵阳“阿嘛”世家
贵阳“阿嘛”世家
作者:罗马 | 图:黔山毛豆

 阿嘛照相馆1907年到现在(2009年)已有百年历史。彭家四代人百年来走过的风雨人生路,酸甜苦辣尽品尝。

 第一代彭玉本先生(名祥麟),原籍广东陆丰县,是清朝末年最后一届科举秀才,也是当地的知名才子。彭氏善书法,爱丹青,尤喜画梅,是岭南画派人物之一。他的素描基础极佳,在当地还没有摄影技术时,就为一些人家的父辈画像,以传留后代作为纪念。

 后来,彭玉书在当地中学堂执教,结识了从英国伦敦来当地传教的邓牧师。邓是有名的摄影家,他见彭氏酷爱人物绘画,遂向他传授摄影知识和技艺。与此同时,彭玉书还结识了同校执教的马墨候(他是我国著名音乐家马思聪的伯父)。两人结为莫逆之交。

 尔后,彭氏辞去教务,于20世纪初专门从事摄影,并以此为终身职业。他有六个孩子,老大彭晓波,老二彭俊卿(后留在广州行医)、老三彭其

翁、老四彭晓珍、老五彭千里、老六彭万里。此为彭家第二代。

 彭玉书虽是读书人,一旦投身商场,也学会经商的一套谋略,讲求信誉和质量,进退应对,为人处事,颇含时宜。不久迁居广西玉林,开了一家活佛照相馆,活佛与人结缘,笑口常开。他经常告诫几个儿子:“学会一门技艺,可以一生受用。如果精益求精,一定会受到社会的尊重。”他的孩子谨遵父命,一边在学校求学,业余时用心随父亲学习照相技术,日趋成熟。

 上世纪30年代中期,日本侵略中国,东北、华北大片国土沦入敌手。华东、华中也岌岌可危。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背井离乡,纷纷向内地逃亡。彭家除彭公年老有病留原籍外,由大哥晓波率领弟弟们举家内迁贵州贵阳,在大十字西角租屋业,取名“阿嘛”,其意为客家话,即是把照相工作做到让人赞叹不已的地步。对照相方面的要求,有求必应。所拍照片绝对保证质量,不合格的坚决不出门,顾客要求重拍的就重拍。久而久之,阿嘛名声传遍四方。

 1939年2月4日,贵阳城中突发警报,彭家扶老携幼出城躲避。日机18架从东山垭口俯冲贵阳城,从东门到小十字到大十字,扔下百余颗燃烧弹,一时浓烟滚滚,火光四起,贵阳城中一片火海。日机疯狂逞凶,轰炸延续一个多小时。当日死亡三千多人,仅救火的消防队员牺牲的就一百多人。

 彭氏兄弟在解除警报后,赶回城中,只见苦心经营的相馆已成一片瓦砾,器材设施、布景装置等一无所见。弟兄叔侄泪眼相视,老人妇孺呼天号地。大家齐凑劫后尚有的储蓄,由彭晓珍等携款赴香港堂叔伯处求援。

 在香港,他们以大洋换港币,买下了1935年美国柯达公司生产的“沙克梯”摇头镜箱摄影机。还购买了新型的各种照相机和精致器材。携回“沙克梯”等器材,彭氏在中华南路达德学校旁,租赁了一家拥有天井及暗房,门面及摄影棚的宽绰商居。人像增加了着色,橱窗展出格外引人注目。放大照的暗室操作由晓波处理,千里、万里主持内外摄影,晓波、晓珍主理财务及公关事务。彭氏兄弟照相的人物数以百万计;社会名流、艺苑佳丽的肖像,生活照,林林总总,洋洋大观。

 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和夫人廖静文的订婚照,是在“阿嘛”拍摄的。在贵阳举办“徐悲鸿画展”,徐氏还专门邀请彭氏兄弟前往参观。

 1942年秋,电影皇后胡蝶偕外子潘友声来到贵阳市。阿嘛为胡氏夫妇拍了不少生活照和艺术照。她赞不绝口,亲自为阿嘛题了相馆名,电影皇后为一家相馆题写招牌,在贵阳确是一件盛事。

 1944年冬,日寇攻占柳州、金城江后,沿公路直窜黔境。公路一线,数十万逃亡人流在寒冻饥饿中,惨不忍睹。他们直达贵阳市后,居住几十个救济站中。由桂林文化城来的田汉、安娥夫妇、作家熊佛西、欧阳予倩、洪深、画家徐悲鸿、关山月等。其中许多名人均在阿嘛留影,以作为这段劫后余生的纪念。

 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,三千五百万军民的惨烈牺牲,八年的浴血奋战,终于迎来了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胜利。1946年元月初,在修文麦架桥进行了阅兵式,由蒋介石主阅,省主席杨森、青年军军长刘安琪陪阅。临时由军车接彭氏兄弟前去拍照,事关保密。事后一切底片、样片、放大片均一一清点呈交。

 1945年11月15日贵阳解放,人民喜笑颜开,欢庆当家作主。“阿嘛”的服务对象也变为威武雄壮的战斗英雄,气宇轩昂的劳动模范,喜气溢眉的工人、农民,笑容灿烂的祖国花朵……

 时任解放后第一任贵阳市长的秦天真,受省委书记苏振华、省长杨勇的委托——寻找拍摄遵义会议会址的高级摄影师。秦市长重托给“阿嘛”彭家兄弟。秦天真知道,彭家是家传手艺,技艺高超,一直享有良好声誉。

 彭氏兄弟,千里万里二人到达遵义后,经过几天熟悉现场,并着手进行拍摄。他们在会址的前后左右,经过反复选择,终于拍摄了几处最能代表会议地址而具有特色的照片:整座楼房如船形建筑,轮廓分明,长廊肃穆。除正屋外,楼上楼下的起居室,尤其是会议室,作了多次的拍摄。照片洗出后,送省、市领导审查后,由苏振华书记专程携带上北京,请党中央、毛主席审阅。这张珍贵的照片先后发表于1951年的《人民日报》和《新黔日报》上,各地报纸也纷纷转载。

 解放初期,彭万里应《新黔日报》之约,担任该报摄影记者。1956年,又应贵州军区的邀请,任军区军人俱乐部照相服务部负责人。

 1956年初,掀起社会主义改造新高潮。彭氏弟兄响应号召,清点了店里资财,一切布景设施、摄影器材、现有资金等,一一注上名册送交公方代表和民产管委会,诚心诚意接受“改造”。合营之后,他们兄弟早来晚去,辛勤工作。基于他们的表现,彭晓珍被推选为南明区政协常委(1960-1966)、云岩区人民代表(1981-1983),彭千里被选为贵阳市政协委员。他们弟兄先后于上世纪未于贵阳病逝。

 彭家的第三第四代人才辈出。(以彭玉书为第一代,晓波、晓珍、千里、万里为第二代)。

 彭晓波的女儿彭银兰,从事摄影多年,她的作品细腻纤巧,在云岩区公安分局工作。儿子彭匡,从小耳濡目染,与摄影相伴终身,后在《贵州画报》任摄影记者,获得高级职称。他在报道贵州旅游的开创方面十分努力。1985年秋,我国艺术大师刘海粟访黔,他随行采访,在花溪、黄果树、遵义等地,摄下刘老作画、讲学、聚会的神情笑貌,极为传神,深得刘老的赞赏。他也是贵州华侨摄影学会的主席。彭匡的长子彭澎从事影视传播。他是贵州青年摄影学会理事,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影展。次子彭涛,现在澳大利亚悉尼工作。

 彭晓珍的长子彭裕硕从事摄影,作品多次获奖,内容多为少数民族风情,曾在《毕节报》工作多年。

 次子彭裕汉(阿汉)是第三代中的佼佼者。他曾担任《电影评介》副主编兼美编。1991年在贵阳举行的《阿汉彩色剪塑艺术》展出他的作品数百件。引起艺坛轰动。国家专利局给予他艺术专利权。阿汉为贵州省政协委员、中国致公党贵州省委常委。

 阿汉的女儿彭楠现在上海国家615研究所工作。儿子彭挺现在武汉同济医院,从事人体细胞学的研究。

 彭万里的女儿彭桂兰,现仍在“阿嘛”相馆工作。她是留在祖传家业之地的唯一彭家人。

 阿嘛相馆老字号如仍设立于筑市中心,流逝的岁月带走了往昔的悲欢与沧桑,湮没了旧时的容颜,留下了令儿辈们可堪回味和忆念的往事,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沉淀。(照片为2009年12月20日,贵阳市中山东路13号阿嘛相馆外,隔着玻璃橱窗仔细观看照片的路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