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首页 | 文化驿站 | 民族风情 | 贵州旅游 | 贵州人物 | 特色美食 | 图片频道 | 民族工艺 | ENGLISH |
您现在的位置黔途网首页 -> 图片频道 -> 黔城往事 -> 漫话贵阳的当铺
漫话贵阳的当铺
作者:罗湛然 | 来源:民国38年8月11日《新世界晚报》

 在贵阳的当铺行业,抗战以前全是陕西帮的独门生意,全国所有的当铺差不多全是他们的独营事业,抗战以后,加上币值日见贬值,当与赎之间,币值悬殊太大,当铺纷纷改行,虽剩下城南(供应局对面)的新鑫典,城中(法院路)的裕民典,城北(三才巷,四方井)的鼎丰典三家,但也因为疏散,法币贬值等影响,其营业也是不绝如缕,大门上常贴出“止当候赎”的条子,随时皆在停业。

 抗战胜利以后,金龙银楼的王金龙,猎奇似的在正新路新开了一所金龙典,好景不长,散财如王金龙者,也只得将当铺拱手顶与开设南京拍卖行的张少卿,改名正新典继续经营,是为非陕西人开当铺之始,但是营业仍是难于顺手,迄今年金元券加速贬值,全市所有的四家当铺,全部停顿,及至最近,行使银元,除了这四家开门以外,慈善路口,新增了一家正大典,仍是传统的陕西帮,接着河南路口也居然打出“合昌押当”的旗号,迄至目前为止,贵阳算是有了六家典当业,由贵阳环境的需要,仍有继续增加的趋势。

 由开当铺的立场来说,济人之急,利人同时固然也利了自己,将本求利,还带有几分“慈善为怀”的意味,是最正当不过的行当。

 但是,一般当当的人呢?不是万分紧迫,也不会贸然当当,何况当铺遗传的高柜台,只有河南路的合昌押当例外,

顾客“仰求”于朝奉们的“俯施”,而且朝奉们冷酷的喝叱,与一般生意上“主”顾的情况,极端相反。这种精神上的虐待,先受不了,同时朝奉们的批价,每每与当当的要求相差真是天上地下,而且利息并不算低,因此一般当当的尽管受了“俯施”之后,无有不认为是在忍受资本家的剥削的。

 贵阳当铺的利率,一般是月利百分之二十五,间或也有高至百分之三十的,而且利息预扣,例如月利二分五当十块钱仅有七元五角到手,一月以后则需以十元取赎。利息虽名为二分半,实际上百分之三十三犹强。较诸市场上日折每百元四角,月利不过百分之十二。因此,当铺除了有高利可获而利,还可以“满期不赎,变卖赔偿”,战前限期多为十八个月,以后逐渐缩短为六月而三月,最近,贵阳当铺的限期一律为一个月,而当价仍为值价的一成二成不等,当然变卖后获利可观。不过除了“窃盗”与过往旅客的当当,常有满期不赎的情形外,情愿“当死”的很少,即令无力付本的也必设法付利转当。

 说到当铺最欢迎的物件,第一是金器,当价可高达三成,其次是较为值价的衣物。每天的交易额颇难把握,因此,当铺多与钱庄有关,互相调拨。

 自当铺开业之后,一般借贷无门的穷苦公司人员算是解了燃眉之急,但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,而且因为当铺“林”立,替小偷、窃盗以及有嗜好的行尸,打开了一条“血”路,尽管当铺对社会尽了缓急相通的“责任”,若从远处看,从根本着想,贵阳最近当铺的增设,究竟是繁荣了贵阳或是蛀蚀了贵阳,那只有让读者们自己去定详吧!